當前位置:首頁 > 會員媒體

80年薪火相傳 昆鋼何以“淬煉成鋼”

發布人:  發布時間:2019/6/17 14:48:02   閱讀次數:



    9根鋼錠、125.7噸、2400噸、31.7萬噸、100萬噸、1000萬噸……一個個數據,一個個奇跡。它從一家小鋼鐵廠,一步步壯大。

    80年篳路藍縷,櫛風沐雨;80載冬去春來,29000多個激情燃燒的日夜,它的薪火代代相傳,生生不息。

    它,就是中國企業500強之一的昆明鋼鐵控股有限公司(簡稱“昆鋼”)。

    烽火硝煙中誕生 歷經戰爭年代洗禮

    初夏時節,走進位于春城昆明近郊安寧市境內的昆鋼總部,只見一座座高爐巍然聳立,一片片廠房錯落有致,與周圍的山丘一起綿亙蜿蜒,勾勒出城堡一般剛毅的曲線。到了夜晚,昆鋼仿佛就是一座不夜城,點點星光與璀璨的燈火交相輝映。

    回望1937年,上海陷落后,被譽為中國電爐煉鋼創始人之一的周仁,把大量儀器設備和書籍資料裝成700個大箱子,輾轉香港、越南,歷經一年長途跋涉,最后從滇越鐵路抵達昆明。

    周仁認為,“一個國家沒有鋼鐵就像人沒有骨架”。堅信“強國必先利器”的他不斷奔走呼吁,希望云南建一個鋼鐵廠。

    1939年2月22日,在愛國人士的聯合支持下,公私合股的中國電力制鋼廠應時而生。

    考慮到既能避免日軍飛機轟炸以及對昆明市造成干擾,又能在交通和電力方面獲得便利,廠址選在了昆明市安寧縣(今安寧市)橋頭村附近的山溝里,距昆明23公里,就是現在的昆鋼橋鋼廠原址。

    同年11月,為進一步滿足抗戰和民用鋼材需要而籌備的云南鋼鐵廠也正式成立,周仁任籌委會副主任委員。作為昆鋼前身的中國電力制鋼廠和云南鋼鐵廠,承載起了“鋼鐵救國”的夢想,在炮火硝煙的年代艱難生存。在最艱苦的時期,周仁的夫人甚至把嫁妝全部捐出。

    1941年6月9日,一噸電爐終于建成;當年8月28日,煉出了第一爐鋼水,澆出了9根鋼錠。當年就生產了125.7噸鋼。

    百廢待興中發展  逐漸壯大初具規模

    新中國成立后,希望的曙光照亮了華夏大地。經歷了兵荒馬亂的昆鋼,正式邁向成長壯大。此時的祖國大地,百業待興。昆鋼積極開展起轟轟烈烈的愛國主義勞動競賽,生產勢頭前所未有。

    1952年1月,中國電力制鋼廠更名為西南工業部208廠,云南鋼鐵廠更名為209廠;在資金、材料、技術緊缺的條件下,兩個廠當年產鐵7000多噸;產鋼2400多噸,破歷史最高紀錄。這一年,昆鋼正式向國家上繳利潤。

    1953年,國家開始實施第一個五年計劃,兩個廠合并為西南鋼鐵分公司105廠,優化的生產管理帶來了收獲,企業當年就向國家上繳210萬元。

    “昆鋼當時為推動云南經濟發展立下汗馬功勞。”昆鋼原副總工程師劉世泰說,昆鋼開足馬力加快生產,每天有200多輛馬車從礦山向廠里運輸礦石。

    1955年6月1日,105廠更名為昆明鋼鐵廠。從此,“昆鋼”簡稱沿用至今。

    當時,盡管生產工藝和設備設施非常簡陋,昆鋼仍掀起了大規模生產浪潮。昆鋼公司原黨委副書記、經理王向明說,雖然條件艱苦,大家毫無怨言,艱苦奮斗。沒有運輸工具,老百姓也參與運輸,他們拿著氈帽,端著礦石送到昆鋼來,都希望把鋼鐵產業快速搞上去。

    在國家和省市的大力支持下,昆鋼210立方米二號高爐、三號高爐,255立方米四號高爐陸續建成,一批煉鋼軋鋼生產線相繼投產。1970年7月,五號高爐建成投產,昆鋼實現了日產千噸鐵的目標。

    昆鋼原副總工程師李錦江說,五號高爐建成那天,云南省舉行了慶祝大會。出鐵口打開那一刻,鐵水奔流而出,紅光映紅了半邊天,四周近萬人掌聲不斷。

    隨后幾年,昆鋼逐漸結束了露天作業、人工上料等重體力勞動方式,高爐也告別了土焦、全生礦煉鐵的歷史。一個具有50萬噸產能的鋼鐵廠初具規模。

    改革開啟新篇章  生機潛力全面煥發

    1978年開始,改革開放從涓涓細流匯聚成泱泱河海,滋潤神州大地。

    改革開放第一年,昆鋼就走出了持續虧損的低谷,全年產鐵36萬噸、產鋼31.7萬噸,實現利潤35萬元。

    為改變技術裝備“老、小、舊”的面貌,昆鋼開始引進和研制先進的生產設備。20世紀80年代初,昆鋼從德國引進了當時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小方坯連鑄機,為節約成本只引進主機,配套設施自己設計建設,經過多次技術改造,多項技術居全國同類機型首位,被譽為全國“連鑄一朵花”。

    原昆鋼煉鋼廠廠長何成績說,其他企業買設備時,德國設備商就推薦說中國昆鋼的小方坯生產管理好、產量高,建議到昆鋼去學習。

    1993年,昆鋼年產鋼首次突破100萬噸。劃時代的成就點燃了更大夢想。1995年昆鋼開始實施當時有名的“三三三”工程。

    昆鋼原副總經理尹培宇說,“三三三”工程就是利用三年時間,投資30億元建三個大項目,即綜合料場、燒結廠和六高爐。

    一年后,綜合原料場投入使用,結束了昆鋼沒有大型料場的歷史;兩年后,第三燒結車間兩臺130平方米燒結機點火烘爐投入生產;1998年12月,從盧森堡引進的2000立方米大型高爐僅用23個月進行拆卸重建,開爐后創下69天達產的國內最快紀錄。

    六高爐建成投產后,昆鋼的鋼產量從100萬噸達到了200萬噸,質量有了飛躍,鋼材成了搶手貨。

    1999年,昆鋼改制為昆明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,在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方面取得實質性進展。2002年,在中國首次發布的500強企業排行榜中,昆鋼成功入圍。2004年成為云南省第一個年銷售收入過百億元的省屬企業。

    昆鋼原董事長郝蜀東回憶,2004年11月銷售收入第一次突破100億元大關,云南省委、省政府和昆明市委、市政府的領導到昆鋼來開慶功大會,頒發紀念牌。

    突出主業多元發展  化解風險連續盈利

    隨著鋼鐵行業迅猛發展,競爭壓力與日俱增。居安思危的昆鋼提出了“主業優強、相關多元”的戰略。

    2007年初,400萬噸大紅山鐵礦竣工投產,成為鋼鐵生產的“大糧倉”,171公里控制技術居世界領先水平的管道開始源源不斷輸送鐵精礦漿。

    昆鋼原副總經理陳子剛說,因資金緊缺,大紅山是建是停,公司曾開專題會議討論,時任副總工程師劉世泰說“如果公司資金困難,他愿把積蓄捐出來”,道出了昆鋼人的鋼鐵情懷。

    2007年8月,昆鋼與武鋼集團戰略重組昆鋼股份公司。昆鋼原總經理嚴錫九說,2003年昆鋼把鋼鐵主業拿出來組成昆鋼股份,目的是要在香港上市募集發展基金,但因香港股市發生變化,昆鋼轉而與武鋼集團合作。

    重組后,昆鋼進一步深化多元化發展思路,徹底改變單一產品經營模式。隨后,鋼鐵、水泥、煤焦化工的產業層次不斷提升,自營礦山資源綜合利用水平不斷提高;重型裝備制造、國際貿易、節能環保、文化旅游、電子商務等板塊快速成長,工程建設、地產開發、現代物流等產業不斷壯大,非鋼產業收入占比穩步提升。

    2011年,由昆鋼控股的云南煤業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成功上市。在新材料領域,昆鋼在國內率先走出了一條“鋼—鈦”結合模式發展鈦材加工的道路,建成了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我國第一座大型電子束冷床熔煉爐。

    2015年9月,昆鋼與華潤水泥簽署增資擴股協議,這是繼引進武鋼集團戰略合作后的又一次大規模重組,組建了云南省規模最大、最具競爭力的水泥企業。

    云南省人大財經委主任委員、昆鋼原董事長王長勇表示,面對激烈的市場競爭和產業周期變化,做強鋼鐵主業的同時,適度發展優勢產業,推進制造業與服務業的融合發展是昆鋼的必然選擇,只有這樣才能化解市場風險。

    2012年,昆鋼鋼鐵產能突破1000萬噸。2013年,在全國鋼鐵行業大面積虧損的情況下,昆鋼成為西南唯一實現連續盈利的鋼鐵企業。2014年,昆鋼非鋼產業銷售收入首次超過鋼鐵主業。

    壯士斷腕徹底改革  樹轉型升級新標桿

    持續高速發展后,全國鋼鐵產能過剩矛盾逐漸形成并累積。2015年,鋼鐵行業陷入全面虧損境地,昆鋼也未能幸免。

    昆鋼黨委書記、董事長杜陸軍說,近年來,昆鋼在云南鋼鐵行業“一廠獨大”的局面已不復存在,市場份額逐步下滑,民企總量已超過昆鋼。因進口鐵礦石價格下跌,昆鋼原有的資源優勢被削減,沿海鋼企憑低成本進口礦優勢,大舉進軍西南市場。受行業不景氣和多方擠壓,2015年昆鋼虧損35.6億元。

    昆鋼以壯士斷腕的決心和勇氣,進行了歷史上最大力度的改革調整。2016年,昆鋼對安寧本部、草鋪新區、紅河、玉溪四個生產基地結構進行優化,化解280萬噸粗鋼產能,承擔了云南省75%以上的鋼鐵產能化解任務。同時,對115個子(分)公司和業務進行拆分、重組和整合,處置了大量低效虧損企業,盤活不良資產,形成了傳統產業、現代物流、節能環保產業、新材料產業、裝備制造和現代服務業六大產業板塊。

    2017年,昆鋼實現營業收入933億元、利潤10億元的目標,一舉摘掉虧損帽子。2018年營業收入突破1000億元、利潤超過15億元。

    2018年3月,昆鋼與招商局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,在區域綜合開發、綜合物流、高速公路與智慧交通、金融服務與投資、大健康產業等多領域開展全方位戰略合作,計劃投資超過1800億元。2018年5月,昆鋼整合重組云南物流產業集團,擬將現代物流產業打造為新的支柱產業。

    昆鋼還全方位繪制了“安寧草鋪新區綠色智能制造基地”“昆鋼本部工業遺址文化旅游及大健康基地”“昆明寶象臨空國際物流產業基地”的發展藍圖。

    80年來,薪火不斷,奮飛不輟。每一步前進,每一次跨越,都承載了昆鋼人對美好未來的向往和為國家奉獻的豪邁情懷。“昆鋼將主動服務和融入國家‘一帶一路’建設,推動產業和管理兩大層面轉型,打造好‘三大基地’,脫胎換骨,華麗轉身,成為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的新標桿。”面向未來,杜陸軍滿懷信心。

     

    作者:浦  超

    來源:新華社

     



    附件下載地址

所有文章僅限閱讀,禁止轉載或復制!

上一篇:銅鑄輝煌再揚帆——記云銅股份60余年波瀾壯闊的奮斗歷程


下一篇:昆鋼 當好綠水青山“守護者”

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软件下载